慰安婦事件正觀

雲程

(作者為文字工作者)

 口口聲聲反對日本「慰安婦」制度的政治人物和以老兵為象徵的政治團體,是否也能同聲譴責往昔〔中華民國〕政府的行為,以及為也曾經上過「軍中樂園」的過去而懺悔?
 沒有道理服務日本軍的,就有人代替申冤,而遭國人自己蹂躪的,人權就低人一等。

 果不其然,《台灣論》又再次成為台灣某些政治人物藉機鬧事的資本。

 「慰安婦」的確是歷史事實,不必否認。這點,除了學者的研究外,約 20 年前,在日本也曾拍過一部電影「望鄉」,內容描寫日本鄉村少女,如何變成這東南亞日本軍的「慰安婦」,以及許多同去的人剋死異鄉無法回國的悲劇。看了這部電影之後,內心感同身受,悲慟之情久久不能平復。

 不應忘記的是,〔中華民國〕也有「慰安婦」制度,服過兵役的人,都知道被稱為「軍中樂園」的單位,尤其是在金門、馬祖等外島服役的人,更有很大比例的人,到過該單位。更別說,在外島服役過的老兵,未到過「軍中樂園」找「慰安婦」的能有幾希?

 中國,傳統上無「慰安婦」的制度,並不是中國軍人情操較高。食與色,是人性,無可抵擋,也沒有哪個種族較高尚。而是中國軍人有燒殺擄掠的壞習慣,只要中國軍人一到某地駐紮,當地的婦孺就會遭殃,青壯男丁也會被拉夫當兵。到台灣也是一樣。所以當年陳誠當眾槍斃違紀軍人的命令,才頗受台灣人好感。

 〔中華民國〕的「軍中樂園」,據說是當年蔣介石接受美軍顧問團的建議,為平息軍人孤單的情緒,避免影響戰力以及影響社會治安所設立的制度。最初,〔中華民國〕「軍中樂園」的「慰安婦」也是來自較無爭議的「公娼」;漸漸的,就由犯罪的婦女來「抵罪」。至於要求「抵罪」的過程有無威脅逼迫情事,衡量當初的社會氣氛,恐怕也不在少數。

 從個體的角度來看,「慰安婦」以及「軍中樂園」的存在,侵犯了人權,確不應該。尤其透過拐騙逼迫的手段,更是如此。然而,「慰安婦」以及「軍中樂園」有效的隔絕了軍與民的性接觸機會,從社會安定的角度看,有正面的功能。到底如何拿捏,應冷靜思量,而不是上街作秀。

 面對「慰安婦」的事件,我們應該要求日本政府賠償,同時,秉持相同的標準,也應要求〔中華民國〕政府公開對「軍中樂園」道歉與賠償。

 一樣的邏輯,我們也應該要求所有的婦女團體,不要忽略了〔中華民國〕「軍中樂園」受害者的人權,她們所受到的傷害和日本軍的「慰安婦」是一樣的。沒有道理服務日本軍的,就有人代替申冤,而遭國人自己蹂躪的,人權就低人一等。如果是這樣,就是一種更嚴重的歧視 ── 歧視自己人。

 而,口口聲聲反對日本「慰安婦」制度的政治人物和以老兵為象徵的政治團體,是否也能同聲譴責往昔〔中華民國〕政府的行為,以及為也曾經上過「軍中樂園」的過去而懺悔?那位搭檔 (李馮組) 競選副總統的政治人物,其總統候選人非常歧視女性,但卻為「慰安婦」抱不平,難道不是選擇性正義?

 如果台灣的婦運團體 (包括傳聞要出面伸張的副總統) 、政治人物、特定族群團體,只會選擇目標的抗議,那就不是人權的行動,而是民族主義的動員,更是包著民族主義外衣,以「慰安婦」為籌碼行政治鬥爭的醜陋行徑。

(2001/2/25)


海洋台灣